沂河十二时辰
2019年8月12日   点击量: 1194

钟声将将,沂水汤汤。翻开史册,沂河章章页页全是苦泪。沂河人从激情燃烧的江风口岁月走来,昂首走进新时代。作为一名沂河人,我自豪地说:“我见过凌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点钟的沂河。”在这里,我奋斗了将近八百天,经历了八百天的十二时辰。日月经天,沂河人的十二时辰,又将启动。

夜半·子时

宜│睡眠  忌│熬夜

夜半,又称为子时,此时的夜空黑得纯粹。城市的喧嚣逐渐褪去,沂河也悄然进入梦乡,静静地流淌着。

“回首依然望见故乡月亮,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”,华为荣耀手机特有的来电铃声此刻打碎了我的美梦。“喂,沂河局吗?费县胡阳镇黄家庄村有7辆三轮车正在偷砂,你们赶紧过来。”一个电话,使命必达,临沂城有四个家庭被这个电话打破了沉睡的安宁,瞬间亮起了灯,我们紧急集合,在夜色里向着更深的夜里驶去。

鸡鸣·丑时

宜│熟睡  忌│熬夜

丑是“扭”的本字。人正在熟睡中,身体处于一天中最慢的时刻。

我们驱车到达举报点附近,静谧的祊河河道里只能听见夜虫的聒噪声,“没有车辆啊,不会是假举报吧,”“不会的,举报人说的怪详细,应该是真的。”我们四人仔细地排查着,正当要离开时,一阵急促的三轮车声响起,盗采分子要逃跑,我们闻声迅速赶过去,制止、亮证,“你好,我们是沂河局执法人员,请你配合调查,”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,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三点钟。

平旦·寅时

宜│熟睡  忌│熬夜

寅时又称平旦、黎明,正是日夜的交替之际。太阳虽还未出地平线,但遥远的天际已显现一线生机,晨光微曦,大多数人还在沉睡。

一路伴随着微凉的空气、微亮的天色,我们护送着依法登记保存的作案机械驶向停车场,三轮车的突突声混杂着沿岸的鸡鸣声,在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下,我们整整走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停车场,办理存放手续,终于平安到达,执法人员都累到不撑劲了,此时天也已经大亮,早起锻炼的都市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晨练,而我们却最渴望赶紧能够休息。

日出·卯时

宜│清醒  忌│赖床

旭日初升,一切都开始变得繁忙。上班的、上学的,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上路了,城市慢慢苏醒,变得忙碌起来了。

此时,电话再一次响起,在执法车狭小的空间里,所有人都盯着我的手机,表情似乎有些紧张。不出意外,也没有意外,另一个地方又举报偷砂。这个电话成了压倒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弦断了还得续上,我们只能继续前进。来到举报现场,我们仔细查看,没有任何痕迹,这是一个假举报电话,迎着清晨七点钟的太阳,我们向家驶去。

食时·辰时

宜│进餐  忌│赖床

辰时,又名食时、早时,这是吃早餐的时间。

“正大队(沂河局水政监察人员的代表称谓)、义哥(沂河局工勤岗位职工的代表称谓),正好到了早饭点了,折腾一晚上了,我请大家吃个早饭,咱喝个豪华顶配的糁,”“不了不了,现在管什么都不如赶紧回去睡觉,”“哪能啊,饭得吃,我们不差这一会儿。”在我的坚持下,我们去吃了早餐,点了平时说什么也舍不得的20元一碗的糁,大家吃的很慢,可能是累得咬不动了,平时最爱谈天说地的几个人今天坐在一起格外安静,累到没心情搭理彼此。

隅中·巳时

宜│精神饱满  忌│思虑过度

临近中午,艳阳当空。这会儿,正是我们一天中的第一个黄金时刻,精神状态最饱满。而我们,却在昏昏沉沉中睡去。

路遥先生曾经写过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,当早晨人们从沉睡中醒来后,开始新的一天忙碌工作时,路遥先生的夜晚便到来了,结束紧张的工作沉沉睡去;当夜晚人们拖着疲惫的身体酣然入眠时,路遥先生却又进入了认真而投入的作品创作中去了,这时的他,思维是最活跃的。同样,沂河人的早晨也是从中午开始的,我们夜以继日,我们不舍昼夜。

日中·午时

宜│午饭午睡  忌│疲劳作战

太阳正运行到天宇之中,光线最强烈。这时,城市里的上班族们迎来了片刻放松。

按时上班的人们已经开始享受午餐的时光。而我们,却在睡下之前将闹钟定在了下午两点钟,午饭已经全然顾不上了,睡起来抓紧赶着上下午班,我们在睡觉的时间里争分夺秒。

日昳·未时

宜│工作  忌│颓废

过了正午,人们从困顿中醒来,慢慢调整,抓住一天中的第二个黄金时刻,高效地工作。

而我们也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运转起来,处理好手头的工作,正思索着在闲暇时间稍微调整一下时,昨晚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前。办公室人员领着昨晚非法采砂人员来处理,他一见到我,说:“就是他,昨晚就是他。”那场面颇有几分证人指认犯罪嫌疑人的感觉。

晡时·申时

宜│锻炼  忌│懒散

申时,又名哺时、巳铺。此时,人的工作效率也渐渐到达午后的高峰值,开始慢慢下降。

“正大队,昨晚非法采砂的人员过来接受调查了,咱两一起给做个调查笔录,再去现场勘验一趟。”就这样,我们对当事人仔细制作了调查材料,并去现场进行勘验,确定盗采方量。由于路途遥远,再次回来时已经下午六点一刻钟,也真好赶上了临沂城水泄不通的时间,与家的距离真是咫尺天涯。

日入·酉时

宜│放松  忌│过劳

太阳落山了,所以称为日入、日没。这是白天进入黑夜的标志。日入而息,人们开始收工返家。

我们也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机会,听听歌,做个晚饭,约朋友一起去锻炼锻炼,美美地冲个澡,刷个电视剧,真是令人惬意的休闲时光。

黄昏·戌时

宜│休息  忌│工作

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。太阳已淹没在群山后,天地一片朦胧,眼中所见,仿佛都加上了滤镜。这个时辰,是一天中最后的黄金时刻。天光将褪,华灯初上,属于城市的夜间狂欢即将登场。属于沂河人的夜晚也即将来临,下一位同事的十二时辰即将开始。

人定·亥时

宜│安抚心情  忌│浮躁气烦

亥时,又称人定,定昏等。这是一天中的最后一个时辰,也是和第二天的子时的交接点。此时,万物沉寂,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了。沂河人却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,都在时刻等待着指令的出现。愿今夜无扰,你们能够做个美梦。


一日十二时辰,一年四季春秋,我们守护最美家乡河,我们和喧嚣烟火保持着或远或近的距离,只因我们是沂河人,是守卫沂河安澜的新时代水利人,我们要用千千万万个十二时辰建功新时代,迎接伟大祖国70华诞。


供稿单位/来源: 沂河局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淮河水利委员会沂沭泗水利管理局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6008号-1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标识码 bm20030001
地址:江苏省徐州市新城区元和路9号 传真:0516-83683666 邮编:221018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32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