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沂沭泗水利网! 
设置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>专题栏目 > 局内动态>详细:
离退休干部职工文学作品赏析:伴飞台风“利奇马”随感
发布时间:  作者:屈璞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责任编辑:史秀东  浏览次数:

2019年8月4日,“利奇马”在太平洋生成了,卫星云图上还只是散散的一片云。它在原地转悠了三天后,能量大增,摇身一变成了超强台风。在浙沪苏鲁等地一路风雨后,又在渤海边呆了三天,8月15日“利奇马”才很不情愿地坠入渤海隐身仙逝。

我曾是一名水文预报员,关注天气是我的职业要求,自气象预报说台风可能穿过沂沭泗流域开始,“利奇马”就成了我工作和生活的全部,伴飞它的七天七夜感想颇多。

8月6日,“利奇马”还没有升格为台风,距离我们还有一万多公里,淮委沂沭泗水利管理局就已召开防汛领导小组会议,部署迎接“利奇马”的准备。我们全神贯注盯住了它,伴飞自这一刻开始。

由于防汛会商会议汇报的需要,前天晚上连夜收集台风的历史材料,历史洪水情况更是逐年分析。结论是“利奇马”影响沂沭泗流域的情况可能与1974年第八号台风很像。但“利奇马”是超强台风,而1974年第八号台风只是热带风暴级,“利奇马”更圆更胖更壮;北方冷空气形成的西风槽很相似,在沂沭泗流域与台风汇合,逼使台风稍加停留,但今年槽线稍微偏北,1974年是在沭河汇合的严丝合缝(造成沭河百年一遇特大洪水);前期的连续阵雨也很一致,土壤饱和更容易形成洪水。

8月7日,前一周和设计院约好的要讨论水文基建工程,出差的路上收到了领导的通知,“利奇马”影响期间不要出远门。本想短暂的开小差,又被揪回来继续伴飞。

8月8日,既然伴飞它,当然想知道它的脾气秉性,时刻关注近中心气压风力自不必说,对它左右摇摆的路径更是了如指掌。就连它为什么叫“利奇马”,也要研究一番,“利奇马”(Lekima)越南一种水果,果肉橙黄色,所以又称蛋黄果(形状像桃子,所以也叫仙桃)。飞到它头顶看看,还真像一个圆圆的大蛋黄,不过直径有一千多公里,甚至还有一个眼睛(台风眼)。飞到它近前感觉到的是狰狞,没有多少香甜。

8月9日,台风还未登陆,嶂山闸已经提前预泄骆马湖水,今天接到通知,防办和水情主要人员要全员在岗。24小时伴飞“利奇马”开始了。

平时两人值班,突然增加到5人,晚上睡觉自然就成了问题,也只有在办公室沙发上将就了。台风还在海上,副高控制,闷热无比,办公室没有空调,只有一台电扇,特别招蚊子的我在白天已经收到了几个“红包”。刚躺了一会,夜风吹来又有点凉,哎!翻箱倒柜,找到了一件十几年前在工地时候穿的军大衣,虽然破点,挡凉绰绰有余。躺在沙发上睡觉自然不如席梦思床,可我本来就是农村娃出身,十几岁就抱个棉被睡在田头看庄稼。是小平同志恢复高考的决定改变了我的命运,我是当年我们公社唯一考取的学生。我历来认为我是最幸运的,也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工作中有多苦多累。有事做,就是最大的乐趣!

8月10日,“利奇马”还在浙江,可它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沂沭泗流域。最紧张的时刻开始了,伴飞“利奇马”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它到底能倾泻多少雨水。

暴雨如期而至,连续30多个小时,全流域暴雨到特大暴雨。我们每两小时分析一次雨情、做一次预报,每6小时一次预报会商。连续两天轮流伴飞与“利奇马”形影不离。

8月11日,“利奇马”不愧为太平洋龙王的麾下,本领着实了得。在沂沭泗流域不足8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两天洒下120亿立方米雨水,产生40亿立方米洪水(可以装满280个杭州西湖)。

伴飞了三天,终于到我们发声的时刻,反复权衡,9点钟发布预报沂河临沂水文站8月12日18时洪峰流量7500立方米每秒。像小学生交卷一样汇报给领导,接下来就是惴惴的等待。几天前,我们就将历史上沂沭河所有发生过的洪水又重新研究了一遍;当天,各种预报系统计算的结果反复对照,多种版本的新旧预报方案对比分析,大家做足了功课。

忐忑之中到了11点,临沂站流量上涨的速度超出了我们的预期,大家都普遍认为我们预报的可能偏小了。领导问我改不改,我自信地回答不改。可过了12点,我就没有这么淡定了,“7410立方米每秒”、“8400立方米每秒”,还没有到洪峰,报汛的流量就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报流量。根据趋势推算,临沂站洪峰流量在10000立方米每秒以上。水利部关注了,山东和江苏两省紧张了,淮委和沂沭泗局联合紧急视频会商,江风口闸可能开启分洪。

我们完全没有料到,问题出在哪里?水文预报紧急会商,每个人说话的语气都变了,空气凝固,我快到了崩溃的边沿。虽不情愿,但还是要接受现实,将临沂站洪峰流量修正预报到10000立方米每秒。伴飞“利奇马”期间,作出这个决定,是最煎熬的时刻。

几个小时了,洪峰流量迟迟没有报来。下午4点,最新的更正洪峰流量终于传了过来,临沂水文站8月12日16时洪峰流量7300立方米每秒,我们预报的非常准确!不是我们预报的不准,而是流量测验报汛出现了错误,这一刻像受委屈的孩子如释重负,甚至想找个角落大哭一场,如同伴飞期间眼看就要机毁人亡,最后时候平安着陆。这种压力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的。水文预报是典型的以结果论英雄的职业,今天预报的水位、流量,少则几个小时,多则几天就会有实测结果进行检验。这种职业特点给水文预报人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江苏防办和山东防办的领导都是满三十年工龄就提前退休了,我和他们两人在水文预报等业务上有重叠交叉,知道他们都是非常能干的主。提前退休有家庭和个人等各方面的原因,但我认为工作压力过大,不堪重负一定是其中的原因之一。

夜里11点了,突然接到防办的电话,新沂河沭阳站水位超过历史最高洪水位,要紧急减少嶂山闸泄量错峰。立即分析计算,夜里12点紧急调整水闸泄量。成功错峰虽说是防办调度的,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自己的功劳,些许的得意冲走了所有的疲劳。

8月12日,“利奇马”已经飞出沂沭泗流域,到了别人的地盘,按说伴飞该结束了,可“利奇马”空投的雨水汇成的洪水还在,我们还需要继续陪伴洪水流入东海,还给龙王。

今天开了三场防汛会商会,两场水情会商会,进行了不计其数的计算再计算。上午预报骆马湖明天的水位到下午就感觉到了可能偏低,新的报汛水位和流量来了,修正!晚上一看还偏低,再修正!也不知道哪里来了这么多的水,早上各种数据都支持明天不会超过警戒水位,可晚上的数据出乎了我们的预见。这次预报不准确是板上钉钉,很失败,很沮丧!

已经五天五夜没有出单位的大院了,疲惫的身躯,加上失落的情绪,实在是伤感。工作38年了,这样的场景一次次出现,虽然早已过了计较得失的年纪,领导也都十分的宽容。但自己还是给自己过不去,各种假设在脑中浮现,如果将后期运河的流量估计大点,就不会预报这么低了;如果有最新的水文预报软件,也许会计算的稍微准些。挥之不去的阴影时刻笼罩在心头。

沂沭泗河洪水已平安入海,坏孩子“利奇马”已被除名,我们的伴飞也在不太完美的预报中结束。

客观地说,几十年来水文预报的技术没有本质的提高,在沂沭泗河经验相关仍然是最靠谱的方法。数据的采集量和加工技术都没有质的改变。近两来,水利部推进数字孪生流域建设,我个人认为这是找对了方向,先经过不懈的努力,打下坚实的数字化基础,才是水利智慧化建设的必由之路。

台风是恶魔,吞噬生命,摧毁财产;台风是资源,带来甘霖,滋润万物。其实台风就是台风,它比人类出现的要早的多,是人类打搅了台风,而不是台风影响了人类。敬畏自然,顺应台风,是我们应该有的心态;研究台风,趋利避害,是科学家的职责;伴飞台风,把脉江河,曾是我一生唯一的职业,也是我的兴趣所在。




访问量统计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

淮河水利委员会沂沭泗水利管理局 版权所有  网站标识码:  bm20030001

地址:江苏省徐州市新城区元和路9号  传真:0516-83683666  邮编:221018

皖ICP备2022008774号-1         皖公网安备:34030002000326

微信公众号
监督举报